华莱士:波特兰的咆哮。。

1999年NBA季后赛第二轮,我被派去报道开拓者和爵士之间的系列赛。这是我本赛季第一次为开拓者队出场,要对付拉希德·华莱士并不容易。那天训练结束后,我走进更衣室采访了队员们。我找到了J.R.莱德,问了一些常见的问题,比如挡拆防守。但我无法集中精神。我的耳朵总是嗡嗡作响。莱德开心地笑了,但我不知道为什么。干扰我的噪音一直在响。很快我发现有人向我扔橡皮筋。是华莱士。我想他不想打我。也许他只是想把橡皮筋扔给我。

我不解地看了他一眼,但他还是不肯继续先前的行动。我以前从没和他联系过。这是我第一次和他有密切接触。他不应该把个人怨恨和我的行为混为一谈。后来,我们的互动无穷无尽。华莱士在开拓者队打了七个半赛季,他带着五次喜忧参半的运气离开了球队。他的技术和态度吸引了很多球迷。华莱士的后跳投和扣篮几乎无敌。他的防守是联盟的顶级水平。那时,他还是联盟里比较聪明的球员。更重要的是,他对教练、裁判、管理层和媒体的态度非常强硬。

很多粉丝都支持他。华莱士是个自行其是的坏孩子。近年来,有人想重塑华莱士的形象。他们认为外界对华莱士有很大的误解。也许波特兰的旧白人媒体给华莱士贴上了不公平的标签。这一切都是从华莱士拒绝采访开始的,媒体对他的态度很差,但他们没有看到华莱士对球队的影响。华莱士与混蛋的比较有很多例子,比如向裁判扔毛巾,对邓利维教练生气。据说47岁的邓利维想迎战华莱士。幸运的是,球员拉了华莱士。华莱士的队友对他期望不高。华莱士经常和裁判吵架。

结果,他很容易被开除。2000-01赛季,华莱士7次被开除,2次被邓利维教练停赛,41次因技术犯规被罚款(NBA纪录)。到目前为止,华莱士的前队友们对华莱士还有很多不同的看法。有些人认为球队应该采取行动来约束华莱士。2000-01的开拓者认为球队有希望赢得冠军,但他们在第一轮就被淘汰了。也许是因为华莱士的表现没有达到队友的期望,有些球员对华莱士怀恨在心。即使华莱士不能赢得队友的信任,他也成了全队收入最高的球员。

他本应该承担更多的责任,比如处理关键球,但华莱士不愿意担任关键先生。达蒙·斯托德迈尔是队里和华莱士关系最好的球员,华莱士会听从他的建议,也许是因为斯托德迈尔对华莱士很了解。教练和队友原本希望斯塔德迈尔能够和华莱士沟通,但斯塔德迈尔表示,如果不能从正确的角度看待华莱士的所有努力和尝试,那将是徒劳的。”很多人希望华莱士接手,但他应该以自己的方式踢球,”斯托德迈尔上个月说。他不愿意得分,他不想每场比赛得到20+,媒体总是想知道他是否足够有攻击性。

事实上,问题很简单。他来自北卡罗来纳大学。他只是在用正确的方式踢球。华莱士有足够的实力接手这场比赛,如果他有这个想法和意愿的话,他用四分之三的时间在我和华莱士共事了五个赛季的安东尼奥·麦克达斯面前得到40分,但我一次也没和他谈过。我记得我第一次接手工作时在更衣室自我介绍,华莱士没有回应。也许是华莱士唯一一次承认我在那咆哮。那时,我们在马刺体育场。球队刚刚和马刺队达成了协议。开拓者队派出史蒂夫·史密斯为德里克·安德森和史蒂夫·科尔效力。

比赛结束后,史密斯来和他的队友们告别。当他进入更衣室时,我站在华莱士更衣室旁边。史密斯对我说:“你还想从华莱士嘴里知道什么吗?”事实上,我不知道。我明白史密斯的话只是个玩笑。我伸出舌头回应。正是这一举动激怒了华莱士,华莱士从毛巾上掉下来怒吼道:“我没有理由和你这些心情不好的媒体说话。“你只会破坏球队的团结。”我想对他说,科尔和里克·布朗森打了我一巴掌,让我离开更衣室,然后解释说他们只是想保护我。很多年后,我发现华莱士的防守很好。

很抱歉,我没发现他的防守这么好。邓利维说开拓者队在与西方球队的比赛中会打得更好,主要是因为华莱士防守出色。你应该知道当时西方有很多优秀的前锋,比如邓肯、加内特、马龙、诺维茨基和韦伯,而华莱士基本上是一个人防守。但华莱士对媒体的态度让我远离他。我试图和他建立联系,但我发现那是徒劳的。通过观察和别人的评论,我对他了解得更多。他经常在赛前用马克笔把袜子上的西印子涂黑。有一次有人问他为什么这么做,他说,“这是黑人联盟”,我不太了解他,也不知道华勒斯对种族的看法,但他的做法证明了这对他很重要。

华莱士从不给人很模糊的感觉。他对别人的态度不是好就是坏。他一直以自己的方式做事。他对波特兰的印象很混乱。一些球迷欣赏他的才华。一些队友担心他的情绪和性格。有些人,像我一样,不明白他行为背后的原因。这位才华横溢、脾气暴躁的运动员给我们带来了一些复杂的事情,这也许是体育运动的魅力之一。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欣赏方向。每个球员都有忠诚的球迷和黑人球迷。对华莱士来说,别人的意见总是轻描淡写的。原著:杰森快编:阳光人话题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