泛亚手机客户端下载-编者按:记录迈克尔-乔丹与芝加哥公牛队 1997-98 赛季的十集纪录片《最后之舞》正在上映

编者按:记录迈克尔-乔丹与芝加哥公牛队 1997-98 赛季的十集纪录片《最后之舞》正在上映。由高级编辑潘谨勤所著一书《公牛王朝》也已同步开启线上连载。1989年7月6日,距离芝加哥公牛在东部决赛被底特律活塞淘汰已有35天。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传遍全美,37岁的公牛主教练道格·科林斯,还有一年合同,被解雇了。芝加哥,再一次被认为是NBA教练的地狱。从1966年加盟NBA,22年来,科林斯是他们送走的第12位教练。1985年,杰里·雷因斯多夫趁当时拥有公牛队股权的财团经济混乱,买下这支球队后,人们一度以为他会终止不断换帅的行径,但他与总经理杰里·克劳斯迅速为公牛带来一位新教练——斯坦·阿尔贝克,并在一年后,赶走阿尔贝克,聘请了当时在CBS担任评论员、年仅33岁的前76人球员科林斯。这次换帅从一开始就埋下祸根,雷因斯多夫并不信任科林斯,就像他从来就不信任阿尔贝克。当克劳斯向他推荐科林斯,雷因斯多夫的回应甚至包含了些蔑视的态度:“你是说那个在电视上说三道四的家伙?”但雷因斯多夫信任他的总经理。克劳斯,1939年出生于芝加哥,大学毕业后,他成为巴尔的摩子弹队(后来更名为华盛顿奇才)的球探,挖掘了名人堂球员埃尔·门罗,1967年,克劳斯还强烈建议子弹队在选秀大会上摘下菲尔·杰克逊,但遭到拒绝。在上世纪整个七十年代,克劳斯一直担任多支NBA球队的球探,不过,他始终没有进入管理层的机会。不得已,克劳斯回到芝加哥,担任棒球联盟白袜队的球探。雷因斯多夫在买下公牛队后,第一个给克劳斯打电话:“你愿意担任芝加哥公牛队的总经理吗?”克劳斯没有任何犹豫,第二天他就前往雷因斯多夫的办公室,为他处理球队事物,从此,“两个杰里”密不可分。在克劳斯的坚持下,科林斯成为公牛队主教练,他们很快进入蜜月期。科林斯率领的公牛在1986-87赛季赢下42场,比前一个赛季多赢了12场;而在他执教的第二个赛季,公牛队进入东部决赛;1988-89赛季,公牛队时隔十四年,重返东部决赛。遗憾的是,此时科林斯与克劳斯的矛盾不可协调,更糟糕的是,科林斯与所有人的关系都很糟糕。科林斯和乔丹迈克尔·乔丹,公牛队的超级巨星,尽管还没有夺冠,但凭借他出色的得分能力,已经在NBA历史上留下了他的印记。刚上任时,科林斯向雷因斯多夫与克劳斯保证,他会减少乔丹的上场时间,并减轻他在球队中的负担。对渴望从乔丹身上不断汲取财富的雷因斯多夫而言,乔丹的健康是必须保证的。科林斯出尔反尔,在他执教的三个赛季,乔丹场均上场时间都超过了40分钟,这让雷因斯多夫怒火中烧。“我会经常看比赛录像,天啊,我没法想像一个教练会如此使用他的超级巨星,”雷因斯多夫说。与此同时,科林斯希望能得到更多的权限,他很不满意克劳斯在交易、选秀上的操作,认为这应该是教练的职责。利用他在媒体中的人脉,科林斯数次向克劳斯开炮,试图取而代之。而这,惹恼克劳斯的同时,也彻底激怒了雷因斯多夫。然而,更致命的是,科林斯还惹恼了乔丹与他的队友。克劳斯最早挑选科林斯的原因之一,就是他擅长人际关系,“是一个真正的球员教练”。这也是科林斯一开始留给公牛球员的印象,但很快,他的刚愎自负显露无疑,不断地在训练、比赛中与乔丹争执,到了1988-89赛季,他甚至不怎么和球员说话,只是日复一日地呆在办公室看比赛录像。而且,科林斯在输球后总是扔锅,也让他的球员烦透了。“他以为自己还在当评论员,永远不会犯错,”一位球员私下告诉《芝加哥论坛报》的记者萨姆·史密斯,他们并不想挽留科林斯,“他总是以为所有的胜利都是他的功劳。”但在这些可以感觉到的个人矛盾之外,科林斯最终与公牛队分道扬镳,还是因为理念问题。克劳斯与雷因斯多夫泰克斯·温特,三角进攻的鼻祖,1985年担任公牛队助教,在阿尔贝克下课之后,反而获得克劳斯的友谊,因为他们都认为三角进攻可以最大限度地发挥超级巨星的作用,能为球队带来胜利,而不是让他们陷入无休止的单打。科林斯上任后,克劳斯向他推荐温特以及三角进攻的战术,但科林斯对此不屑一顾,只是顾忌到克劳斯的权位以及温特在篮球圈子里的地位,才没有公开反驳。从1987-88赛季开始,科林斯与温特的裂痕越来越明显,一度还禁止敢于直言的温特进入训练馆,只是因为温特与克劳斯的私交,他才没有赶走这位备受球员尊重的助教。科林斯与管理层的分歧越来越大,公牛缺少一位纯组织后卫,希望球队交易或者在选秀中得到一个组织后卫,但克劳斯坚持约翰·帕克森就是公牛所需要的球员。于是,科林斯拒绝了温特的三角战术,让乔丹肩负组织责任。这让乔丹的压力与日倍增,他不仅需要得分,还要串联球队,“你没法想像我精疲力尽的样子,但每个赛季我都要这样打球”。就在1988-89赛季的东部决赛之前,克劳斯已经下定决心解雇科林斯,几乎没多费口舌,他就说服了雷因斯多夫。此时,科林斯下课的最后一道关卡,就是舆论了。尽管东部决赛2比4输给活塞,科林斯还是被外界颂扬,这位当时NBA最年轻的教练之一,从来都是媒体的宠儿,也是芝加哥人心目中的英雄。六月底,雷因斯多夫在一家商场被球迷认出来了,兴奋的球迷向他祝贺公牛队在这一赛季的成功,并且坚信他们只要延续下去,就会成为新的总冠军球队。雷因斯多夫当时只有一个想法,“看起来我要开历史倒车了”。7月初,雷因斯多夫给回到费城的科林斯打电话,“明天来我的办公室”。科林斯如约前来,雷因斯多夫与克劳斯都在等待他,5分钟后,科林斯走出办公室,脸色铁青。又过了几个小时,公牛队召开新闻发布会,宣布科林斯正式下课。克劳斯与雷因斯多夫雷因斯多夫在官方通告中,毫不掩饰他对科林斯的不满,“道格·科林斯与管理层有着理念上的冲突”,以及,他坚持认为科林斯不可能将公牛带到一个新的高度。“道格是一个出色的教练,他给我们带来很多新的理念,将我们带到了一个新的高度,但他只能保证球队在这一高度,而我们需要更多”。乔丹在科林斯下课后的回应也耐人寻味,他说:“这是管理层与道格·科林斯之间的事儿,我不知道他们发生了什么,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,但我的工作就是好好打球以及让其他的球员也做好他们的工作。”乔丹的“不掺和”,就是压倒科林斯的最后一根稻草。尽管科林斯下课的消息让媒体、球迷震惊,但他们在揭秘科林斯下课真相的同时,更关心另一个问题,谁来接任公牛队主教练的位置?菲尔·杰克逊的名字浮出水面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